• 注册
  • 锂电池 锂电池 关注:93 内容:367

    四川手握丰富锂矿资源成中国新能源锂电行业发展最快省份之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电池社区 > 锂电池 > 正文
    • 锂电池
    • Lv.1
      社区女神

        最近一次是缺芯。美国一纸封令,使我国高端电子产业发展受到制约。虽然芯片被卡体现在7nm工艺上,主要在手机领域,但影响仍较为深远。

        大国博弈中,技术被卡脖子尚可争气自研,处在产业链顶端的资源被卡脖子后果则更加严重。比如石油、铁矿石等重要原料,一旦被截断,就相当于扼住整个下游产业的命脉。

        众所周知,中国进口石油超过70%,是石油的最大进口国。但作为最大客户,中国在国际原油市场上不仅没有多大的定价权,还在国家安全和经济上受到诸多掣肘。铁矿石的处境也相差无二。

        锂被称为新能源时代下的“白色石油”,尤其是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能源结构转型升级如离弦之箭,锂资源争夺已上升为各国在能源产业上的战略布局。

        但偏偏在此环节,中国再次处境危险。世界60%的锂资源分布在南美地区,中国锂资源储量仅占总量的6%,属于资源短缺型国家,50%的锂原料需要进口。

        相比芯片技术,新能源时代下锂资源被卡脖子造成的影响更广。原本有望趁能源结构转型翻身的中国,难道刚出狼窝又要跳虎坑,仍逃不开被卡脖子的宿命?

        每到国家关键时刻,四川作为国家的大后方,总是最坚强的后盾,抗日战争如此、三线建设如此,这次新能源变革也不例外。

        锂是非常活泼的金属,通常以化合物状态存在,由于锂含量不同,最后体现在经济数据上,一般要折合成LCE,也就是碳酸锂当量。不同于以往的被动应对,这次我国未雨绸缪,通过资本运作方式控制了全球44%的碳酸锂当量。

        在锂资源自有储量与资本掌控的锂资源结合方面,四川的表现最为突出。四川矿石锂资源位居全国之首,且通过上游的资源优势,积极布局锂电产业,从上游材料延伸到中游锂电池制造,并进一步拉动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

        锂资源储存重地

        自然界中锂资源主要以两种形式存在,一种是以锂辉石和锂云母为主的岩石形式,另一种是以盐湖卤水为主的含锂天然水形式。对应到锂资源获取方式,则是锂辉石提锂、锂云母提锂和卤水(盐湖提锂)三种工艺。三种技术路线相比较,锂辉石提锂技术产出质量最高,工艺最为成熟。

        全球锂资源储量主要分布在智利、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地,其中智利和阿根廷以盐湖锂资源为主,澳大利亚以锂辉石资源为主,中国则以盐湖、锂辉石、锂云母为主。

        中国的盐湖锂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和西藏,锂云母主要分布在江西,而产出质量最高的锂辉石资源主要分布在四川。据自然资源部,四川矿石锂资源(岩石形式)占世界矿石锂的6.1%、全国的57%,居全国之首。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统计,全球约有9000万吨碳酸锂当量。虽然放眼望去,四川的锂资源在全球占比不大,但四川有天齐锂业坐镇,通过这家企业,四川间接控制了全球约1607万吨碳酸锂当量,占全球总量的18%。

        天齐锂业是全球极少数同时布局优质锂矿山和盐湖卤水矿两种原材料资源的企业之一,目前拥有澳大利亚的泰利森及智利的SQM这两块最好的锂资源。

        除了天齐锂业,国内还有另一家公司赣锋锂业也通过资本运作方式,拥有全球2056万吨碳酸锂当量。两家公司通过海内外布局,占据了全球44%的碳酸锂当量。

        从目前锂资源端的战略布局来看,在锂资源总量优势上,赣锋锂业大于天齐锂业,但锂资源品位、提锂成本等优势上,天齐锂业强于赣锋锂业。据Roskill数据显示,在全球各主要锂化工产品生产企业的碳酸锂提锂成本中,天齐锂业成本为国内最低。

        更重要的是,天齐锂业更加专注在上游锂资源端的深耕,有利于吸引更多材料厂商入川布局,并与中下游锂电企业存在互补关系,容易形成良性的供应链合作。

        而赣锋锂业则花精力往下扩展布局,与中游电池厂商产生竞争关系。最近其与宁德时代就千禧锂业的收购博弈便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最终赣锋锂业持股公司美洲锂业成功竞得千禧锂业,但与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外现的激烈竞争,加剧了江西内部的产业链竞争。

        此外,在上游原材料加工环节,还有一大批材料企业在四川加码扩产。比如江西升华在四川射洪扩建5万吨磷酸铁锂项目、湖南裕能年产11万吨锂电正极材料项目落户遂宁、德方纳米与宁德时代在宜宾合作投建年产8万吨磷酸铁锂项目、洛阳月星年产5万吨锂电池硅碳负极材料科项目落户遂宁、任投集团拟在德阳投建年产10万吨电解液项目等等。

        锂电企业扎堆聚集

        锂资源开发潜力巨大,四川也由此成为中国锂电企业的聚集地。其中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是最早来川、也是进入规模最大的锂电池企业。

        2018年,宁德时代首次入川,与宜宾开启合作成立天宜锂业,投资建设动力电池前端材料项目。2019年,宜宾又与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四川时代新能源签署合作协议,建设产能30GWh的四川时代动力电池宜宾制造基地项目。2019年以来,宁德时代与宜宾市陆续签订了四川时代动力电池一至六期项目,总投资超过300亿元。2020年,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时代吉利再次在宜宾投资建设年产能达1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

        多次加码扩产后,宁德时代在四川总投资达400亿元,全部建成后将新增108GWh产能,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之一。

        其他电池厂商也跟随宁德时代前来。3月29日,聚创新能源与眉山合作投资建设锂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360亿元,规划年产能56GWh。5月29日,中航锂电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成都基地项目正式落户成都经开区,项目总投资280亿元,预计年产值400亿元。9月16日,蜂巢能源宣布拟斥资220亿元在成都建设总产能约60GWh的动力电池制造基地及西南研发基地,此前1月份,公司曾与遂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计划斥资70亿元在遂宁经开区建设20GWh动力电池工厂。10月28日,亿纬锂能50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落户成都。

        各大动力电池厂商在此扎寨驻营,同时也吸引着配套企业入川,比如负极材料供应商璞泰来,为了方便配套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直接把厂建在了四川邛崃。

        从2018年开始,璞泰来的涂覆膜就占宁德时代装机量的50%,是宁德时代的御用供应商。今年3月,璞泰来投资140.8亿元在邛崃市建设新能源电池材料全产业链项目,主要包括负极材料和石墨一体化、基膜和涂覆膜一体化、陶瓷粉体项目。根据璞泰来的规划,此次落川的三大项目至2025年将完成20万吨负极材料与20亿㎡湿法隔膜年产能规模,共满足330GWh动力电池产能。

        除了吸引外来配套企业,这些企业也与本地锂电供应商形成良性合作。比如天齐锂业曾公开透露,宁德时代是公司的客户;宜宾锂宝是宜宾一家锂电池正极材料研发生产商,与宁德时代签订了长达10年的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年底向宁德时代供应一万吨正极材料;位于成都金堂的锂电和三元材料制造商巴莫科技,也是宁德时代的重要供货商之一。

        这些企业覆盖锂电池行业的各个环节,围绕头部企业而形成的新一轮动力电池产业链区域集群效应正在四川加速成型。

        低碳廉价的能源优势

        锂电产业链企业扎堆四川,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即看中四川低碳廉价的能源优势。

        首先,四川优惠的电价政策对锂电企业具有较大吸引力。四川部分重点城市大工业用电最优惠电价达到0.35元/度,相比于东部沿海城市0.6-0.7元/度的工业用电价格几乎便宜了50%。工业水价与工业气价也均有不同程度价格优势。大多数制造企业电费成本占制造成本的10%以上,锂电恰好是高耗能产业,低廉的电价能为企业省去一大笔支出。

      四川手握丰富锂矿资源成中国新能源锂电行业发展最快省份之一

        最重要的是,四川电力清洁,电网碳强度低,能源消耗更符合国家对地方发展的降碳要求。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构成重大威胁,中国将“碳达峰、碳中和”上升为国家战略,开始大力调整能源结构,严格控制碳排放指标。

        众所周知,四川的水电资源丰富,火力发电占比不到20%,电网碳强度较低。这个比例在全国占据相当大的优势,稍高的广东、福建达50%-60%;江西、安徽、河南发电量中,火力发电占比均接近90%。

        电池是碳中和的重要基础设施,电网碳排放强度约为370g CO2/KWh,按照这样的排放水平,后期动力电池生产规模扩大,碳排放水平不断放大,全行业势必遭遇外界的严重质疑。因此,政府部门对电池碳排放提出了严格要求,不少新能源新增产能在能评、环评方面面临较大压力。

        锂矿开发潜力大,水电资源丰富,电力清洁,加上产业链完善,在全国锂电制高点争夺上,有着独特优势的四川,有望成为中国锂电产业战略布局重地。

        研发跟随制造前来

        不过,要想做到全国锂电产业的制高点,四川不能仅限于接手动力电池生产项目,做价值较低的制造基地,还要加强电池技术的引进,往附加值更高的高端制造业上走。

        计算机、电子产品行业工艺成熟度高,模块化生产程度高,制造与研发的分离度就高。上一轮电子信息产业往西部转移时,四川就主要承接制造环节,产业附加值低,比如富士康、英特尔的代工厂。

        但锂电行业属于新兴产业,其工厂制造与研发高度结合。锂电池的基础研发属于材料学,依赖实验对化学元素的不断组合试错,很难一夜突破,因此创新周期非常漫长。在材料体系创新的大周期内,锂电池品质与能量密度的提升有赖工艺及经验改进。在宁德时代,工艺岗是要下产线的,工艺发生任何细微变化都会不可预测地改变产品特性,研发与制造的紧密程度越高,越有望实现创新突破,所以,初始工厂制造与研发高度结合。

        这样的逻辑在事实层面也有迹可循。比如5月份入驻到成都经开区的中航锂电电池及储能电池成都基地项目,除了建设生产和销售基地,更是把研发中心、华西总部、电池工程和先进技术研究院都建到了这里。蜂巢能源把动力电池制造基地建在成都的同时,也把西南研发基地带到了这里。

        从长远来看,伴随着制造与研发设计环节的日趋强化,电池厂商后期也有望将总部逐步转移到四川。

        这也有先例可循。宁德时代前身ATL被宁德引进时,一开始ATL只选择了在宁德建几个厂房,总部和主体仍留在东莞。后来管理和研发也陆续跟过来,一方面在于曾毓群的号召力和高薪吸引(宁德工资比东莞高30%),一方面在于锂电池研发与制造环节连接紧密的制造业特性。

        城市协作,做大产业

        四川高端产业聚集度高,主要集中在成都一个地方。比如四川首个万亿产业电子信息产业,主体基本扎根在成都。

        与其他产业不同,锂电产业在四川多个城市均有布局,且城市间各有特色,规模难分伯仲,最有可能形成多个城市协同合作、相互联动的产业发展局面。

        比如宜宾有宁德时代、吉利时代、长盈精密、苏州天华超净、广州国光电器、江苏国泰等国内知名上市公司落子锂电材料制造。国内顶级锂电技术研发团队、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也将自己唯一一个院士工作站落地宜宾。

        遂宁有蜂巢能源20Gwh动力电池、龙蟠科技15万吨磷酸铁锂、湖南裕能年产11万吨锂电正极材料项目、江西升华新材料5万吨磷酸铁锂和6万吨正极材料等锂电全产业链项目。

        眉山作为后起之秀,今年引入聚创新能源年产能56GWh的锂电池生产基地、杉杉股份20万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项目、以及雅保新时代锂电池材料工厂项目和天赐材料年产30万吨电解液和10万吨铁锂电池回收项目。

        成都则落有中航锂电产能50GWh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项目,蜂巢能源动力电池制造基地及西南研发基地、亿纬锂能50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以及璞泰来新能源电池材料全产业链等项目。

      四川手握丰富锂矿资源成中国新能源锂电行业发展最快省份之一

        四川各城市主要锂电池厂商和材料厂商布局

        各个城市同频共振、相互协作,将四川锂电产业做大做强,并拉动下游需求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为四川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孕育后来居上的机会。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首先,四川有一定的汽车产业及配套基础,单成都目前就已聚集300余家汽车关键零部件企业,10家整车企业,包括一汽-大众、一汽丰田、沃尔沃等,四川可通过产业链招商,招引一批新能源车企进来。

        其次,四川新能源消费潜力巨大,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截至2020年成都汽车保有量已经达到545万辆,在全国城市中仅次于北京,排名第二,但是成都新能源私家车仅有9万辆。

        若将视野进一步放大,四川毗邻重庆,后者拥有着全国最多的汽车厂商,包括长安、长安福特、重庆小康、力帆等20余家整车生产企业,总产能超过400万辆。在汽车电动化和智能化浪潮下,这些整车企业将是锂电池厂商在西南地区最大的下游需求方。

        在新能源产业红利下,各个城市都在铆足劲争夺锂电高地。放在整个四川省来看,各个城市拧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加上自身特有的资源禀赋,四川有望将锂电产业做成中国锂电的西南一极,并在全球锂电产业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作 者:康丹

        统 筹:罗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点击下载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