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职场交流 职场交流 关注:81 内容:7

    中国新工人:我在宁德时代造电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电池社区 > 职场交流 > 正文
    • 职场交流
    • Lv.1
      任务小子

        每个工作日早晨的7点45分前后,余志福都会驾车来到宁德时代的厂区。穿上洁净服,戴好口罩和手套,换上劳保鞋,随后在风淋室内完成10秒的除尘,他才会进入电池涂布车间。

      中国新工人:我在宁德时代造电池

        锂电池生产的一道重要工序将在这里完成。

        涂布工艺需要将室内的颗粒和粉尘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这也是车间主管余志福全副武装的原因。28岁的他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身高在1.7米左右,身材有些微胖。不说话时,通常是一脸严肃的表情。

        余志福一天的工作,通常从确认晚班生产状况,与同事交接设备和物料情况开始。宁德时代的电池工厂采用两班倒的工作模式,白班的工作时长为早8点到晚8点,晚班则从晚8点工作至第二天的早8点。

        召集白班班组开早会、分配生产任务、巡检产线并跟进设备异常、以及统计生产数据等工作,把余志福随后的日程表填满。

        通常要到晚上9点以后,他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此时,余志福手机上的微信计步功能提醒他,过去13小时里,他已经在车间内走了超过2.4万步。

        2021年5月,余志福管理的这座涂布车间才投入使用,距今不过半年时间。

        这座车间是宁德时代Z2工厂的一部分,隶属于宁德时代Z基地。位于福建宁德市以北的Z基地,距离市中心约半小时车程。这座工厂内生产的动力电池,将销售给包括特斯拉在内的车企,是它们生产新能源汽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余志福负责的涂布车间内,八台体型巨大的涂布机并排摆放,占据着一片130米长、60米宽的区域,面积相当于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其中一台涂布机的放卷装置上,一卷铝箔卷正自动展开。其厚度仅为13微米,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六分之一。如果将这卷铝箔完全展开,总长度可以达到1.5万米。

        在涂布工位,铝箔的正反面都会被均匀地涂抹上预先调制好的浆料。整卷铝箔随后会被传送至烘箱内,待液态的浆料烘干为固体后,铝箔将被重新绕成卷带。

        一卷铝箔完成上述的涂布工艺通常需要约1小时,这也是决定电池质量的关键1小时。

        在涂布过程中,操作员时刻关注着制程监控系统,一旦生产数据出现偏差,必须及时调整设备,确保铝箔表面的涂布厚度和重量保持一致。要知道,这些涂层的厚度同样是以微米为单位计量的。

        车间主管余志福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在设备出现异常时,用最短的时间找到解决办法,让高度自动化的产线恢复正常运营。

        余志福与电池行业结缘于2012年。过去九年在电池涂布行业的积累,让他得以摸清设备调试的各种门道。

      中国新工人:我在宁德时代造电池

        正在涂布车间工作的余志福,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2011年,余志福从湖北黄冈老家的高中毕业,当年高考分数并不理想。第二年春节过后,他就跟着几个亲戚到了广东东莞,其中也包括他的弟弟余志德。

        经由亲戚推荐,余志福入职东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他觉得这家生产消费电池的工厂待遇不错,就抱着先干上一年的想法进了厂。

        电池厂把余志福分配到了涂布车间,让他先从学徒起步。入职的前三天,师傅安排余志福检测卷料的外观,同时负责下料,以此熟悉车间环境。一有机会,他就向老员工请教涂布机的运行原理,了解排除设备故障的方法。不到一周时间,余志福就开始学着单独操作一台涂布机,师傅则操作旁边的另一台设备,方便余志福在遇到问题时求助。

        2015年,这家电池工厂在福建宁德的基地需要人手,余志福被点名去了这座海边小城。几个月后,他加入了如今所在的公司宁德时代。

        当时的宁德时代刚成立五年,远未拥有现在的知名度,公司的动力电池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一年营收不过57亿元。

        到了2021年,宁德时代单季度的营收已接近200亿元。该公司在2018年上市后,股价也屡创新高,一度成为A股市场市值排名第二位的企业,仅次于贵州茅台。

        加入宁德时代的六年里,余志福逐渐适应了当地的生活。余志福的父母在2019年搬到了宁德,帮助他和妻子照顾刚上幼儿园的孩子。工作之余,余志福会陪着孩子去宁德市内的游乐场或是周边的生态园,弥补平日工作繁忙无法陪伴的缺憾。

        弟弟余志德一家也从东莞来到了宁德。和余志福一样,余志德也在宁德时代的Z2工厂上班。弟弟在卷绕车间工作,卷绕同样是电芯生产的六大工序之一。

        在经过辊压模切工序后,涂布车间所生产的铝箔卷会被送至余志德所在的车间,进行下一步加工。

        余志福兄弟俩在工厂附近合租了一栋三室一厅的房子。宁德时代为员工提供的补贴,已基本能够覆盖他们租房所需的费用。

        每个月,两兄弟都能从公司领到上万元的工资。2021年,余志福还获得了20%以上的涨薪。

      中国新工人:我在宁德时代造电池

        余志福(左)和余志德(右)在Z2工厂,图片来源:宁德时代

        最早在宁德时代落脚的余志福,从入职时的一位普通操作员,一步步晋升为现在的生产主管,管理着约80人的团队。除此之外,他还有着另外的身份:宁德时代琅琊榜的首批涂布工艺大师。

        宁德时代在2019年首次推出琅琊榜,目的是在一线生产工人中选拔技能人才,同时为他们的职级晋升打开通道。截至2020年底,宁德时代的一线生产人员超过2万人,占该公司雇员总数的六成以上。

        到2021年为止,琅琊榜已经连续办了三届。琅琊榜推出的第一年,在电池制造工艺中选取了涂布、卷绕和焊接这三项。余志福被当时的车间主管提名,成为48位参与打榜的涂布技师之一。打榜者前后经历了三轮评审,最终有六人入选那一年的琅琊榜,余志福榜上有名。

        获得涂布大师的头衔后,他得以晋升为公司的七级技术员。在宁德时代原先的职级体系中,工厂一线的操作员通常在晋升到六级后,就会面临职级的天花板。2020年,余志福还凭借涂布大师的身份,获得了宁德时代授予的股权激励。

        余志福加入宁德时代后,国内外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步崛起,宁德时代也随之开启了产能的快速扩张。

        2015年,宁德时代的电池产能不过2.6 GWh。到了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电池产能已超过65 GWh,另有在建产能92.5 GWh。

        宁德时代的产能扩张,意味着需要从老工厂抽调成熟的人手,支援新基地尽快投入运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有着丰富产线经验的余志福都会被调配到公司的一座在建电池基地,帮助新工厂的涂布车间走上正轨。Z2工厂已经是他在宁德时代工作过的第五座电池工厂了。

        余志福说,每次新工厂的产线顺利投运后,作为先遣部队的他都会有一种成功的喜悦感。除了福利待遇之外,这是余志福愿意留在宁德时代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2021年5月,余志福又以涂布车间主管的身份调入Z2工厂。面临紧迫的产品交付压力,他和另外四位同事在车间里熬了三天两夜,终于让新的涂布产线具备了量产条件,并在随后的45天逐渐提升至目前的产能。

        紧随其后的挑战,是如何培养足够数量的操作员,让涂布车间在此后保持正常运营。

      中国新工人:我在宁德时代造电池

        宁德时代Z基地,摄影:庄键

        余志福从上一家工厂带来了五位有经验的老员工,车间内剩余九成的人员缺口,则需要通过培训新招募的员工来补足。这些员工大部分是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人。

        在Z2工厂投入运营的初期,涂布车间的设备运行并不算稳定,让刚入行的操作员们面临很大的压力。车间投运不久,一位中专毕业不久的操作员就提出了离职申请。他给余志福的理由是:个人能力不足,无法胜任工作岗位。

        凭着多年经验,余志福感觉对方是在闹情绪,没有立刻处理他的离职申请,等过了两天对方情绪平复了,才找他当面询问原因。

        这位年轻人告诉余志福,自己负责的设备经常出现异常,尽管他整天忙前忙后,仍然无法达到设定的生产目标,让他很有挫败感。

        余志福安抚他说,产线刚开拉,设备故障确实会比较多,但之后肯定会逐渐改善,劝他不要只看到眼前的困难。

        “设备跑顺了,人也就不会那么累了。”他告诉对方,对待设备就跟婴儿一样,要有耐心。经过余志福的开导,这位产线新工人当场就撤回了离职申请。

        除了工作压力,个人感情问题也成为了产线工人不稳定的潜在原因。

        最近,一位入职两个月的新人也向余志福提出离职,理由是最近和女朋友吵架了,想离开工作岗位冷静一段时间。

        余志福打算找机会当面和他聊一次,看能否把这位已经能独立操作涂布机的工人挽留下来。最终,这位工人和女朋友重修旧好,也因此继续留在了涂布车间。

        在为自己规划未来时,余志福说,目前打算继续在工厂基层历练,积累更多的运营管理经验。

        他前两年报名参加了宁德广播电视大学的大专课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网课学习。顺利的话,2022年可以拿到工商企业管理专业的毕业证。余志福特别感兴趣的,是其中关于沟通方式的课程,他希望借助这项课程,提高自己在工作中与他人沟通的能力。

        余志福也做好了服从公司安排,再次前往新工厂支援的打算。过去一年,宁德时代接连宣布了多个大手笔的电池扩产计划,总投资额达数百亿元。除了总部宁德,该公司正在四川宜宾、江西宜春和福建厦门等地规划建设新的电池工厂。

        余志福说,自己并不清楚2022年是否会被派往一座新工厂,但他很乐于迎接这项未知的挑战。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 | 庄键 编辑 | 张慧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点击下载

    • 发布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