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关注:93 内容:804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电池社区 > 行业动态 > 正文
    • 行业动态
    • Lv.1
      电池达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平均寿命为2年的铅蓄电池报废后,超过一半以上流入灰色产业链,经过系列加工流入市场,但是同时这个非法加工的过程也会严重的污染环境。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调查一起污染环境案中,一个70多岁的老人主动到办案机关投案自首,但是这个普普通通的外地老人,为何来到淮安开设违法加工作坊?种种疑点涌上检察官的心头。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长安君带你起密这个处理过14000吨废旧电池的黑作坊……

        这是我们每天上班的骑行工具,电瓶车。它的电池是平均寿命约2年的铅蓄电池。经常骑电动车的人或许都有这样的体会,往往2年左右,爱车的续航能力逐渐下降,这意味着,到了该换电池的时候了。那么大家有没有好奇过,这些电池后来去了哪里?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占世界总产量的40%。据业内权威人士透露,每年有超过60%的废旧铅蓄电池流入灰色产业链,经过非法拆解、冶炼,摇身变成和黄金白银一样可以流通的期货——铅锭。行情好的时候,一吨铅锭可以卖出2万多元的高价。

        时间回到2017年的夏天。住在淮安某河流边的村民经常反映,空气中总有刺鼻的酸臭味,水面上还常常出现来历不明的黑色物体,污染了水质。

        了解这一情况后,作为全市环境资源类案件集中管辖院,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生态检察办案团队立即介入,与警方调查核实污染源。终于,在一个隐蔽于偏远乡下的破旧工厂里,查获了一个无证拆解废铅蓄电池的小作坊。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正当公安和检察机关调查幕后黑手时,一个姓曹的七旬老人主动前来投案。老曹说,这个作坊是他花了100万投资的,希望看在他主动投案的份上,对他网开一面。

        眼前的老曹,头发花白、衣着普通,这让人不禁疑惑:70多岁的外地老人,为什么不在家颐养天年,而要大老远从外地跑过来干违法的事?他的钱又是从哪来的?职业的敏感引起了检察官康莉莉的警觉,老曹的“自首”可能另有隐情。经过引导公安调查发现,老曹果然是顶包的,背后真正的老板是沈三、侯伟以及老曹的儿子曹兵。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今年30出头的沈三曾靠倒卖废旧铅蓄电池发家,2015年底,沈三向侯伟吐槽倒卖电池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侯伟便给沈三“支招”:“倒卖电池一吨才三四千块,但如果把电池里面的铅炼出来,一吨能卖到一两万呢。”

        侯伟的一席话令沈三心动不已,在考察了侯伟在山东投资的厂子后,沈三、侯伟、曹兵三人一拍即合,在乡下合伙干起了废旧铅蓄电池回收、拆解、冶炼、售卖的勾当。沈三作为“地头蛇”,在各环节之间运筹帷幄。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沈三为了逃避侦查,故意劝曹兵的父亲老曹出来“抗雷”,“你都70多了,他们(办案人员)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上午进去,下午就能出来……”

        检察官在现场看到,拆解、冶炼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被随意倾倒在地上,而旁边不到100米就是水源地。空气中飘着铅灰和塑料颗粒,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酸臭味。被腐蚀的土地寸草不生,如同一块伤疤,深深烙在本该绿意盎然的旷野。

        一块铅蓄电池由铅、硫酸和塑料组成,这三种成分都是污染物。尤其是铅这种重金属,会损害人的健康甚至导致死亡。检察官在走访中了解到,小作坊的工人都是从外地过来挣快钱的,流动特别频繁,在没有防护的条件下,不到一个星期,血铅含量就达到铅中毒标准的3倍。工人们用斧头把电池砸开,拆解出的硫酸被随意倾倒在地上,作坊周围的土地被大面积腐蚀,对土壤造成的损害几十年都难以恢复。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一家正规的电池处置企业,是在全封闭环境下,运用自动化机械设备,对废旧铅蓄电池进行破碎、分选、转化,前期投入巨大,5万吨再生铅产能需投资2亿元以上。相比之下,非法企业不纳税、不需要环保投入、不顾及工人安全。如果任由沈三团伙这样的小作坊野蛮生长,会使合法企业无法生存,造成恶性循环。

        要想依法打击犯罪,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沈三团伙到底处置了多少废旧电池。在讯问中,沈三却耍起了无赖,他说,除非给他判缓刑,不然就什么也不交代。主要犯罪嫌疑人拒绝交代,废旧电池来源不明,炼出的铅锭又不知去向……正面出击受到阻碍,办案团队决定从侧面分头突破。

        团队兵分两路,一路引导公安对犯罪嫌疑人的住所、手机、电脑等进行拉网式排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另一路以小作坊为切入点,反复勘查现场、走访调查。俗话说,狡兔有三窟。而沈三竟然先后在不同乡镇设置了7个窝点,有的偏僻到连警车都开不进去。

      江苏省淮安市破获黑作坊非法加工废旧电池大案!办案中,70岁老人前来自首

        检察官们走访现场近20次,行程累计几百公里,补充收集证据近千页,终于查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沈三团伙非法处置14000余吨废旧电池,对外输送出价值近亿元的铅锭,非法获利达数千万元!

        法律规定: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100吨以上的,属后果特别严重。 而沈三团伙竟非法处置14000余吨废旧电池,这相当于100万辆小汽车或350万辆电瓶车的电池重量。

        2019年9月,清江浦区检察院对沈三等人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沈三等14人均被判处六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连带赔偿生态修复费等损失费用1800万余元。

        沈三的拆解、冶炼团伙只是利益链条中的一环,其上游有电池供货商,下游有铅锭、铅灰收购者,还有工头、工人、会计、驾驶员、仓库管理员等等。办案团队推动公安继续倒查,由团队负责人办理电池回收、铅锭销售等上下游犯罪,由检察官康莉莉负责厂房租赁、其他拆解物处置等扫尾工作。

        随着关联案件越挖越深,案件事实也愈发令人触目惊心,这个犯罪链条的“足迹”竟然遍布了全国十多个省市。

        2021年3月,涉案的最后一名被告人被判处刑罚。至此,历经3年半,这条非法回收、拆解、冶炼、销售犯罪链条上的68名不法分子,全部得到法律严惩。

        至于小作坊里的那些工人,他们既是违法者,同样也是受害者。经过考虑,检察机关仅对具有管理职责的少数人提起公诉,而对那些没有实际参与投资、管理、分成的大多数人,在对他们集中普法训诫后,不再追究刑事责任,并劝导他们返乡就业。

        在打击违法犯罪的同时,留在现场的那些污染物该怎么办?它们是指证犯罪的重要证据,但如果不及时清理,很可能导致污染面再次扩大。

        办案团队与公安、环保等部门沟通协调,咨询请教业内专家,在检察机关的推动下,相关职能部门达成了共识,将现场的污染物保留一部分作为物证,其他的在起诉前全部清除完毕。

        办案团队还撰写了案件专项报告,得到市委高度重视。淮安检察机关先后联合环保、交通、公安等9部门对870家废铅蓄电池相关企业开展集中整治,净化了行业风气。此案还得到新华社的关注,形成深度报道,呼吁建立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处置体系,让每一块电池的“前世今生”都有迹可循。

        再次来到案发地,检察官们欣喜地看到,原先被重金属腐蚀过的“伤口”正在逐渐愈合,曾经失去颜色的土地慢慢恢复了生机。守护一片天蓝、地绿、水清,让百姓们看到最美的生态画面,这是清江浦区检察院生态检察办案团队的职责所在,也是大家的初心所向。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点击下载

    • 发布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