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广告发布 广告发布 关注:93 内容:583

    海科新源:驱动锂电池运转的轮子能跑多快?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电池社区 > 广告发布 > 正文
    • 广告发布
    •   数字时代,有两项发明被认为是最能推动历史进程的:一项是半导体,作为芯片的基本元件,其构成了现代电子产品的“大脑”;一项就是锂电池,作为能源驱动了全世界的运转,我们现在的手机、笔记本电脑都离不开它。日前,作为“驱动器”的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溶剂制造商山东海科新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新源)对外披露了创业板IPO第二轮问询回复意见。本次IPO,海科新源拟募集15.12亿元,全部用于建设锂电池电解液溶剂及配套项目(二期)。

        海科新源主要从事碳酸酯系列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溶剂和高端丙二醇、异丙醇等精细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它凭借行业领先的技术、完整的产品线和严格的品质管理,在电解液溶剂行业居于领先地位。

        间接股东权益复杂

        历史沿革几多隐患

        但据小财米儿了解,海科新源存在间接股东层面部分权益可能出现的风险。事情是这样的:2020年5月前,海科新源间接股东海源投资的股权结构为新润投资持股97.37%、曹晓东持股2.63%。2020年5月,海源投资股权结构调整为新润投资持股97.27%、艾德诺持股 2.73%,其中,登记在曹晓东名下的艾德诺84.09%合伙份额为海科化工历史沿革中形成的职工股未清理完毕部分对应的权益,2021年9月,这部分权益已办理提存公证,对应的海科新源持股比例为1.87%。

        据悉,这样的情形系因规范海科化工历史沿革中的职工股问题,自2017年起通过新润投资启动管理层收购,共涉及663名实际出资人。2017年,新润投资集中收购624名实际出资人的权益后至2021年3月期间,又陆续收购了12名实际出资人的权益。

        2021年5月,为继续规范职工股未清理完毕问题,同时保障剩余27名实际出资人的权益,新润投资、曹晓东与其中1名实际出资人高长杰共同新设有限合伙企业艾德诺,将剩余 26名实际出资人的权益对应转换为艾德诺中的合伙份额,并继续暂时登记在曹晓东名下。

        2021年5月至今,新润投资又陆续收购了3名实际出资人的权益。新润投资、艾德诺、曹晓东与剩余23名实际出资人多次沟通,请求实际出资人通过显名或转让的方式规范海科化工历史沿革中形成的职工股未清理完毕事项,但剩余23名实际出资人未充分配合。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这部分权益实际出资人与曹晓东、艾德诺、新润投资、海源投资之间虽不存在诉讼纠纷,但业内人士向小财米儿表示,不排除未来会发生诉讼纠纷或其他争议的风险。

        毛利率存在波动

        贸易直销有差异

        报告期内,海科新源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12%、21.53%和31.34%,2020年因执行新收入准则将之前在销售费用核算的运费和销售佣金纳入营业成本核算,导致当期综合毛利率有所下降。剔除该因素影响,报告期内,海科新源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12%、26.55%和 36.80%,存在一定的波动情况。

        小财米儿不免为其担心,报告期内海科新源的综合毛利率由于原材料价格和产品售价的波动、各产品产销量的变化、下游市场需求调整而有所波动,假设今后行业上下游出现较大的异动,那么各产品的毛利率势必会出现不稳。

        据小财米儿了解,报告期内,海科新源的碳酸酯系列产品主要以向直销客户销售为主。2019年至2021年,其碳酸酯系列产品向直销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0,433.34万元、89,397.55万元和207,326.60万元,销售收入持续稳定增长;其碳酸酯系列产品向贸易型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869.71万元、8,253.62万元和9,230.10万元,销售金额较小。

        小财米儿发现,2019年至2021年,海科新源的碳酸丙烯酯产品向直销客户销售的毛利率分别为11.82%、10.13%和21.13%,向贸易型客户销售的毛利率分别为15.69%、15.99%

        和26.95%,其碳酸丙烯酯产品向直销客户销售的毛利率水平总体上低于贸易型客户。对此,海科新源解释,这主要是因为:首先,2019年和2020年,其向贸易型客户销售的主要是工业级产品,而向直销客户销售的主要是电子级产品,工业级产品的单位成本较低,虽然工业级产品的销售单价低于电子级产品,但因其向贸易型客户的销售金额较小,贸易型客户主要以零星采购为主,所以议价能力相对较强,使得它对贸易型客户的销售毛利率较高。其次,2021年,海科新源向直销客户和贸易型客户销售的主要产品规格均属于电子级产品,因其向贸易型客户的销售金额较小,贸易型客户主要以零星采购为主,议价能力相对较强,使得它对贸易型客户的销售毛利率较高。

        在小财米儿看来,关于毛利率的分析一直是IPO审核的重中之重,毕竟从财务审核的角度来说,毛利率是一个能够反映公司行业地位、技术含量、客户话语权和定价权的一个非常综合且实际的指标。当然,同一个行业的不同模式的企业,同一个企业的不同产品、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的客户结构、不同的销售区域等都会对毛利率产生很大的影响。因而,对于毛利率的分析一定是谨慎总结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发散寻找每一个商业逻辑合理点的过程。说白了,毛利率分析就是一个发现异常和差异,然后寻找到合理理由解释差异的过程。所以说,海科新源的销售毛利率是否合理,还是得靠更多的辨析才能下定论。

        高买低卖事出有因

        购销时点引发联想

        报告期内,海科新源还存在部分采购价格高于销售价格、采购价格与销售价格差异较大的情况。具体来看,对于异丙醇产品,海科新源存在2019年度异丙醇采购价格和销售价格差异较大的情况。海科新源的说法是:这是因为采购及销售时点不一样导致的,比如对于采购金额较低的四川金恒通化工有限公司,海科新源向其采购异丙醇的主要时点为2019年8月,对于销售价格较高的安徽易普化工有限公司,向其销售的主要时点为 2019年1月。2019年1月异丙醇市场价格较2019年8月市场价格高出很多,因此海科新源采购价格和销售价格差异较大。

        “2021年,在丙二醇产品贸易业务中,因为采购及销售时点不一样,存在部分采购价格高于销售价格的情况,比如对于同时存在采购和销售的浙江弘熙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我们向其采购的丙二醇主要时点为2021年4月和5月,向其销售的主要时点为2021年1月、2月和3月,2021年4月的市场价格较高,因此整体采购价格高于销售价格。而当所采购的产品对外销售时,我们的销售价格高于采购价格,因此并不能简单理解为高买低卖。”海科新源说。

        小财米儿由此分析,存在采购价格高于销售价格的情况在海科新源看来可谓“见怪不怪”,虽然海科新源解释为采购时点和销售时点的“移位”,但仍难免让人产生更多的联想,认为海科新源似乎存在“个中况味”。

        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成本利益共沾疑云

        据小财米儿了解,报告期内,海科新源还存在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情况。据了解,采购额、销售额均超过20万元的重叠主体有24家,重叠主体类型主要为原材料供应商和贸易业务贸易商企业。

        据悉,报告期内,海科新源向原材料供应商销售金额分别为307.34万元、404.51万元

        和148.08万元,销售金额占比为0.29%、0.24%和0.05%,销售金额占比较小;海科新源向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25,556.66万元、39,384.28万元和43,036.99万元,采购金额占比为34.45%、30.23%和20.40%,采购金额及占比均较大。

        海科新源解释,其客户与原材料供应商重叠的主要原因是:首先,滨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滨化东瑞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等供应商系综合实力较强的化工企业,为其提供环氧丙烷、环氧乙烷等重要原材料,同时上述公司对丙二醇、异丙醇等产品存在需求,因此会采购海科新源的部分产品;其次,东营市齐旭雅化工有限公司为贸易型公司,海科新源向其采购部分工业级碳酸二甲酯作为锂电池电解液溶剂的原材料,同时向其销售少量的产品;再次,淄博市临淄泰达化工有限公司为海科新源的原料甲醇钠供应商。自2020年开始,客户对于海科新源电解液溶剂产品的杂质含量有更高的要求,经分析该杂质由原料甲醇钠带入。因此,海科新源开始对甲醇钠供应商及其原料甲醇提高管控,对外采购符合指标要求的甲醇并将其销售给淄博市临淄泰达化工有限公司用于生产甲醇钠。甲醇钠的主要原材料为甲醇和钠,前期海科新源只为其提供合格的甲醇并且目前其直接从合格的第三方甲醇厂商购买,不属于为海科新源进行委托加工。

        此外,报告期内,海科新源的部分客户为贸易业务贸易商,海科新源存在同时向其采购和销售的情形。据了解,重叠主体主要为上海明都化工有限公司、易立信(青岛)化学有限公司和四川金恒通化工有限公司等17家贸易业务贸易型企业。报告期内,海科新源向该类客户的销售额为 597.71万元、5,889.83万元和2,448.52万元,销售金额占比为0.57%、3.55%和0.80%;向该类客户的采购金额为1,627.70万元、2,483.72万元和1,673.49万元,采购金额占比为2.19%、1.91%和0.79%。

        虽然海科新源坦言,其向部分贸易业务贸易商客户采购的主要原因是:出于成本、时效的考虑,其在向贸易商客户销售主要产品的同时,因为阶段性产能不足,需要临时外采部分产品,供给其他客户,维护客户关系。但小财米儿认为,这仍会让人产生是否存在相关客户或供应商为其承担成本费用或其他利益安排等情形的联想,只不过说法不同而已。来源:澎湃新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点击下载

    • 发布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